年月日

匠心筑梦——达川区加快推进教育改革纪实

2016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这是中国政府首次在国家高度提及有关“工匠精神”的话题。在四川东北部,达川区教育系统在“工匠精神”引领下,凝心聚力,以“质量提升、百年名校、专家治校、名师执教”的理念为方向,加快推进区域教育改革。

早上8点不到,离上班时间还差一个多小时,达川区教科局办公大楼六楼一间最靠边的办公室里,达川区教科局党委书记、局长侯四方已经如往常一样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根据行程表上的安排,他将在9点动身,带领达川区的学校党组织书记前往大竹县调研党建工作。批阅完桌上的文件,看看还有些时间,侯四方拿出案头一本精装版的《工匠精神:向价值型员工进化》,开始翻看,不时用铅笔在上面勾划、批注。

这本书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他已经看了很多遍。比起书中具体故事更吸引他的,是书名中“工匠精神”四个字本身。

取法匠心,坚持实事求是思想路线

2016年2月,侯四方调任达川区教科局,主持全面工作。自1986年参加工作以来,30年间,他历任十多个岗位,当过教师,也做过镇长、乡党委书记,还在县委、法院、民政局、交通运输局、审计局等多个系统都担任过要职。

侯四方的履新是以一连串高频度的深入走校拉开序幕的。除了城里的几所窗口示范校,偏乡的学校不管多远,他都在第一时间亲自去走走、看看。还给自己立下一条规矩:局长下乡吃食堂。

一番深入且覆盖全域的调研后,侯四方对区域的教育情况有了更生动的了解。教育的任务是育人,育人的关键在于教师。教师的情绪很难从报告中看出来,但走到学校,面对面交流,却能感知到。“总体来讲,我们的教师太浮躁了,静不下心来,一有机会就想着调动。”

侯四方想起了自己当年在乡下读书时,小学一年级老师是个“老右派”,常年穿件长衫,虽然自身处境艰难,但对学生充满爱心。后来上了中学,班主任是这位“老右派”的女儿。这父女俩对教育的专注给侯四方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条件那么艰苦,但他们却能对教育工作那么认真。他们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生怕学生学不到东西。”

工作后,他曾在麻柳镇任镇长。镇不大,名头却不小,号称“五匠之乡”。石匠、木匠、瓦匠、砖匠、篾匠,造就了它“建筑之乡”的美誉。侯四方描述着,眼前似乎浮现出工匠一丝不苟雕刻的场景。

“教师缺少这种专注,缺少一颗平常心,教育的效果自然大打折扣。”这是一个棘手的难题,侯四方觉得有些痛心和无奈。

2016年3月,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工匠精神”首次在国家政府高度被提及,这让侯四方感到耳目一新。平时本就喜欢读书的他迅速地逛书城,找来了付守永先生的《工匠精神:向价值型员工进化》,带着自己的疑问在阅读中寻找思想的碰撞。

“何为工匠精神?工匠精神就是有信仰的踏实和认真。”而作为一名教育人,这不正是成就教育事业所需要的吗?这本书侯四方读得很畅快,不断有收获的惊喜,还专门写了读书心得《教育呼唤工匠精神》。

翻看这份读书感悟,可以发现他将“工匠精神”的内涵和外延与教育中最重要的影响因子教师做了充分比对阐释,并进一步总结出教师成为“人师”的关键要素。“匠,分匠气与匠心。匠气意味着机械、重复,重技术,做产品;匠心则意味着专注、情怀,重艺术,出作品。教师如果取法匠气,多成‘教书匠’,而取法匠心,才有可能成为‘人师’‘巨匠’。 ”而“匠心”的教育关键词是:纯粹、创造、宁静、有情。

初见侯四方,很容易感受到他身上所体现出来的儒雅气质,话语温和,对教育充满理想主义的文人情怀。但同时他也是善于将想法有计划地变成现实的行动者。工作中,他是个务实的人,信奉“实事求是”。

他补充了一个细节,中央党校的校训是“实事求是”,但这四个字最早也是湖南岳麓书院的校训,为1917年岳麓书院校长所撰,一直挂在书院讲堂的正檐前。他去过几次岳麓山,每次去一定会看看这块牌匾。

“做教育说大可以非常大,落到操作层面,我认为两件事:怎么建学校;怎么教学生。”由此,侯四方提出了他的四个理念:以建设百年名校为目标,实行标准中心校建设和校园文化建设;推行专家治校,优化干部队伍;坚持名师执教,培养一批高素质的本地名师;保证教育质量,让每个孩子接受良好教育。

达川区加快推进区域教育改革的序幕拉开。

以建促教,优化教育资源结构

达川区实验小学位于老城区,作为当地的老牌知名学校,学生年年爆满,超大班额现象严重。达州中学也面临同样的困境。

为了优化城区学校教育结构,达川区委、区政府规划杨柳教育园区,2015年2月正式破土动工,首批修建达州中学杨柳校区、达川区实验小学杨柳校区,两校于2016年8月全面投入使用。

“新校区每班配备了班班通,学校图书室、阅览室、实验室、会议室等设施一应俱全,在学校标准化建设上,区委区政府投入了上千万。”达川区实验小学校长侯俊杰介绍说。

实验小学的分流分两个阶段完成。2016年春,杨柳校区一期工程投入使用,计划整体搬迁一个年级,12个班,1000多名学生。当时“毒跑道”的新闻沸沸扬扬,对于搬迁新校家长非常谨慎,学校主动将各项建材信息制作成展板,欢迎家长们进校参观、感受,给家长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新校位于城郊,为了解决学生的上下学交通问题,区交通局、建设局工作人员到校现场办公,协商集中了7条线路的运输,班主任分班级登记每位孩子的路线,再汇总由学校统一进行划分安排。每天值班老师会统一安排集合,再带到指定地点坐车,而家委会成员也义务参与其中,确保学生安全。

2016年秋,实验小学杨柳校区二期工程也投入使用,初次招生10多个班,加上合并的一个薄弱学校,杨柳校区现在共有31个班,学生人数2088人。按照老校区管理结构,各部门配齐,平时的教研、活动开展,也两校同步进行。

杨柳教育园区的建设和投入使用是达川区优化全区教育结构的一个缩影。2016年区委、区政府进一步凝聚优先发展教育的共识,坚持把教育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不动摇,科学编制了“三规划一方案”。《达川区城区中小学教育资源布局规划(2016—2020年)》明确,未来五年,达川城区新建学校13所,改扩建学校2所,总投入20多亿元。《达川区消除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大班额专项规划(2016-2020年)》明确,到2020年,所有班级的班额达到国家规定标准。《达川区基本公共教育规划(2016-2020年)》明确,实施2所高中改造项目、10所学校标准化建设项目、17所农村学校教师周转房建设项目,2495亩教育建设用地进入国家库,逐年实施。《达州市达川区乡镇标准中心校建设实施方案》明确,规划建设48所乡镇标准中心校,总投入5.3亿元,征地698亩,教学及辅助用房面积20.6万平方米,运动场面积9.5万平方米。其中,一期开工的18所农村学校,总投入3.85亿,征地350亩,教学及辅助用房16.1万平方米,运动场面积4.75万平方米。

风清气正,让能干事者有平台

“办好教育,关键在教师;办好学校,首要责任在校长。一个好校长能够带出一批好教师,就能办出一所好学校。”2016年8月28日,在秋季开学工作会上,侯四方强调。

2016年,达川区深入推进人事制度改革,采取公推公选、下派任职、提拔任用等多种方式配备学校干部,对40余所学校校长进行了优化调整。侯四方坦言:“我们希望建立竞争激励长效机制,让想干事者有机会、能干事者有平台、干成事者有位置。”

达川区实验小学是第一所实行公推公选的学校,作为区域内的窗口示范学校,公告一出就引来了极大关注。按教科局文件要求,面向全区95所公办学校的干部,凡40岁以下,现任校长岗位,或任副校长5年以上,都可以报名参加竞选。

侯俊杰是实验小学教师,2011年上任副校长,分管教学,年龄在40岁以下,符合参选条件,但她心里并没有底,“我只有专业知识,要当校长,还是很难的。”

在准备阶段,侯俊杰静下心来认真梳理自己的教育理念和管理心得,回顾自己在实验小学十多年的成长经历,“如何带领学校在‘蒙养教育’的核心理念下,继续发展?”将角色置换,她在一次次的反思、自问中寻找答案,提出“聚力、做魂、提速”六字发展思路。

4月28日,正式竞聘,通过前期各片区推选和直属学校直接报名,共有9名候选人进入最后的决赛。一大早,大家在教科局集合上车,“拉到哪儿去也不清楚,到了就把手机收了,都还没缓过神来。”侯俊杰回忆起当天的场景,感慨不已,“那阵仗是我看到过的最大的,比高考还紧张。”

决赛从早上8:00开始,按流程安排,竞聘包括演讲、答辩、考核三个环节。演讲、答辩、考核总分为100分,其中,演讲、答辩占70分,考核占30分。演讲时间控制在10分钟内,演讲内容以选聘岗位所在学校为题材,如“假如我是××学校校长”,谈管理思路和办法,并作工作简历和业绩介绍等。答辩时间控制在15分钟内,答辩重点考查竞聘者政策法规水平、教育教学管理和应急处突能力,以及语言表达、逻辑思维、形象气质等。考核环节主要看竞聘者的工作业绩、教职工认可度等。

 区教科局原人事股股长冯泽波说,竞聘评委由从区外教育系统遴选专家组成,专家组设组长1名,评委6名,备用评委1人,其中达州市外3名,市内5名。竞聘期间,切实做到五个不见面:所有工作人员与评审专家不见面;所有竞聘者与评审专家不见面;所有联络员与评审专家不见面;所有命题者与工作人员不见面;所有参与人员与外界人员不联络、不见面。

候考室里,除了竞聘人员,还有区纪委、检察院、人社局等多个部门的工作人员,严格控制纪律。竞聘人员演讲后,进行提问,评委现场打分。

一番角逐后,侯俊杰以92.37的成绩,位列第一,与其他两位优秀候选人一起进入了民主测评阶段。“三人分数相差不大,不到最后,谁也没有把握。”

考察公示过后,侯俊杰正式上任,成为实验小学校长,在她眼前仍面临诸多坎坷,但她已经找到了学校发展的“魂”,这个魂也是实验小学一直以来的根基所在——蒙养文化。通过这个“魂”,教师团结一心,将学生、家长的力量集中起来,达成培养“阳光睿智、雅德少年”的育人目标。

实验小学的公推公选反应了达川区教科系统的用人导向,这种导向在2016年的整体人事调整中得到强化:专家治校,让内行人当领导。“一个学校的校长如果是教学的专家,他就会在专业上获得老师们的认同感,所以我们提出,校长必须进课堂。校长在作风上有所坚守,学校教学质量的提升才不是一句空话。”侯四方说。

艰难求索,推动薄弱学校改造

2016年末,金垭学校校长郑曰修收到了一条短信:“郑校长,我是个学生家长。”

郑曰修赶紧回复:“请问有什么事吗?”

没想到家长的回复却令他意外极了:“我观察你学校,观察你很久了,我准备下学期把孩子转回来,你要不要?”

“我们学校开门办学,怎么会不要哦!”回复完家长,郑曰修不禁内心感慨:校长的言行,家长都看在眼里,我们有没有好好儿做教育,家长是知道的啊。

在来金垭以前,郑曰修是麻柳中学的副校长。2016年7月的一天晚上,郑曰修接到区教科局打来的电话,要求第二天到金垭学校上任。次日一早就要上任了,可他还从来没去过这个学校。郑曰修抓紧时间打电话给他认为了解金垭的人询问情况,得出了一个初步印象:这是一个九年一贯制学校,学校生源状况堪忧,连续十年一直下滑,从600多人减少到现在的300多人。

到校之后,郑曰修发现学校走下坡路,老师辛苦了也看不到成绩,慢慢地就懈怠了,学校制度形同虚设。而家长也对学校的现状很失望,开学之初,有家长直接到办公室撒怨气,“留在这里的学生,要么是成绩太差,要么是家里经济困难,走不出去的。”

刚来,听到各方面的反响都很不好,落差很大,郑曰修向局长汇报工作,短信中忍不住有些怨气:侯局,不管组织给了我一个什么样的平台,我争取在一年之内,熟悉校情、师情、生情、社情,争取两到三年内,学校有起色。侯四方看到短信,在理解的同时,鼓励他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动,给金垭带来一个新局面。

很快,郑曰修就从抓学校制度和家访了解社情民意两方面展开工作。

他在全校教师会议上,告诉老师们“我就是来坚持制度的”,并提出,人人参与制度制定,制度制定出来人人遵守。郑曰修从自身做起,每一天早上,站在校门口,迎接学生到来。每天办公室公示出行,清清楚楚。校长做到了,老师们也就不好意思了。

最开始站在校门口,家长送孩子来读书,把他团团围住,向他撒气,郑曰修形容,“就像‘斗地主’”。“我知道他们是想找人倾诉,我就当收音机,听!”当时情况也不清楚,不敢随便向家长承诺什么。

为了对学生情况心里有数,郑曰修将学校全部的行政领导包班、包级,带领任课老师,家访到每一位学生。不能只老师行动,自己坐享其成啊,“这一学期,我家访我们全校学生。”郑曰修这一决定,让老师们意识到他是动真格的。

平时一有机会,他就到学生家中走访,找不到人时,就通过电话进行访问,半年下来,全校孩子家庭情况他都访问了一遍。“家访短短半年时间,校情、生情、师情、社情民意,都了解了!”郑曰修说。

2017年春开学报名时,学生出现回流,总共回流了27人,初中14人,小学13人。流失的7人,郑曰修也第一时间打电话进行了解,“是不是对学校有意见,所以走了的?”学生或家长告诉他,都是因为自身家庭原因,所以转到外地读书了。确定了属于正常生源流动,他才放心了下来。

2017年上半年,郑曰修继续他的家访行动,这一次他把家访的重心放在了六年级上,希望能把这部分升学班的孩子们尽量留在本校继续就读初中。

“学生的成绩短时间内是很难见成效的,但行为习惯的养成却是可以受用一辈子的。”郑曰修告诉家长们,小学阶段,不要过分注重分数,而是要培养孩子良好的习惯,学习的习惯、阅读的习惯,只要孩子愿意读书了,家长也不用太操心了。学校每周要求学生回家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给父母洗洗脚、捶捶背,打扫卫生等,然后提供回执,回执上需要家长签字,然后由班上收集并集中表扬。这些活动很受家长们欢迎。

由于底子薄弱,郑曰修深知金垭与许多学校都有差距,但侯四方说:家长的认可,就是一个成绩。这给了他很大的动力。

2016年年底,春节期间,郑曰修有了闲暇,开始想着,学校光是有了精神提升,但还没有内在的东西,还需要找到一种精神将大家凝聚起来,并能延续下去。通过教师的介绍,他发现学校在历史上曾经很辉煌,最早是一个民办学校,创始人是同盟会成员,曾经与孙中山共事。他还在地方志上得知,曾有很多地下革命工作者以学校为基地进行活动。如果把校史中积淀的红色文化充分挖掘提炼,那不就是自己苦苦找寻的学校的魂吗?

现在,郑曰修有了新的小目标:一是让金垭的学生外出求学的情况越来越少,甚至没有;二是建立校史陈列室,把红色文化沉淀下来,并以此建设学校文化。

回归本质,以传承培植学校文化

管村初中距离达川区市区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但走进校园,会发现它的建筑非常现代化,布局有层次感。法制长廊、读书长廊上,一年四季鲜花盛开。

管村初中自1956年开始办学,2004年,学校开始着力进行文化打造,按照“环境育人,建设书香校园”的主张,完善了读书长廊、图书室、阅览室、文化墙,并在2006年基本成形。在环境建设的基础上,学校逐步形成了一些常规的活动,诗歌朗诵、演讲比赛,宿舍文化评比等。

2016年秋,余刚上任管村初中校长。对于教育现状,余刚跟局长侯四方有着相似的感受,功利化倾向很严重,使教师潜心教书、静心育人,变得很难,“教育确实应该回归本质”。所以一开始,他就打定主意,学校文化应该在传承的基础上,进行改良升级。令余刚感到欣喜的是,学校有两间校史室,而且每一届新生入学,都会由老师带领参观、讲解,让学生了解到这所学校的“根”。“这样的优良传统,是一定要坚持的。”

结合学校校训“积善成德,自强不息”,余刚和领导班子一起确定了学生三年的养成主题目标:初一,养成教育;初二,感恩教育;初三,理想教育。

作为一所农村初中,管村面临着留守学生情况严重的普遍现状。学生行为习惯差,更让余刚担忧的是,学生朝气不足,“这些孩子正处花季般的年龄,却像看透了人生似的,经常一副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漠然状态。”

“我们希望通过动态的活动,振奋学生的精神。”余刚提出将校本课程中的经典阅读与大课间活动结合起来,得到了老师们的热烈响应。

大课间的诵读每两周一个主题,由语文教研组进行内容的选择、编排。

可是读什么,却需要在尝试中逐渐摸索。最开始只想着是经典文化的就行,学生积累下来,肯定对以后的人生有帮助。有段时间,语文教务处主任杜泽强在读老子的《道德经》,总共就五千来字,凭学生的记忆力直接背下来都不是难事。结果诵读的效果却大大出乎他意料,学生要么读不通,连断句都断不好,要么文中字不认识,读着总卡壳。有老师建议,“学生读《道德经》不太好,理解不了。”于是,只好放弃了。

有了读《道德经》的教训,教研组老师们达成共识,选文除了是传统经典,还得符合学生年龄特征,尽量易读、易懂。“比如像《少年中国说》《将进酒》这样的,学生容易读出气势,也感兴趣。”

这一周的内容是经典宋词,学生的诵读单上有了苏轼、李清照和岳飞等名家的作品。大课间铃声一响,学生们抓紧时间列队进入操场,按体操队形站在各自的位置上。然后在领队学生的带领下,齐声宣读校训,紧接着,在音乐背景下大声诵读手中诵读单上的宋词,读的次数多了,有的学生都已经能够自如地背诵了。

在诵读同一主题的两周中,各个年级的语文老师会结合课本内容,相机对学生的课间诵读诗篇进行一定地穿插讲解,或简单介绍、浅尝辄止,或生动详细,引发学生拓展思考。

杜泽强刚好在初二课上教了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一课,范仲淹的词也具有豪放特质,其边塞词名篇《渔家傲?秋思》反映了戍守边陲保卫祖国的背景和作者的爱国思想,与岳飞的《满江红》有类似之处。在课中对范仲淹进行作者背景知识介绍时,杜泽强就将岳飞和《满江红》引入课堂,引导学生对宋代词人和豪放词进行延伸认识。

 “杜老师,下周我们读什么呢?”时常在班上,杜泽强会听到这样的声音,学生已经习惯了这样一种形式的阅读,“学生其实是很喜欢读书的,只是平时缺少氛围,一个人阅读不容易坚持下来,但大家一起读就更容易放开。”而且科任老师们都能惊喜地发现,孩子们在写作文时也会下意识地将背诵积累的诗词加以适当的引用,班上涌现出一位位爱读书、写作的“小才子”“小才女”。

“只要有充足的经费,建房子是很容易的事,但对于学校,文化的形成却是需要用心不断培育的。”校长余刚对学校文化的建设有着自己的认识,对于区域内学校标准化建设和倡导学校结合自身特色挖掘文化内核,他认为这是必须要做的事:“乡村与城市、小城市和大城市之间的教育条件是有差异的,但如果是好的,有利于学生发展的,我们都应该去做。有的学校有图书馆、校史馆,非常丰富,我们没有这样的条件去建一个‘馆’,但我们可以建图书室、校史室,然后慢慢努力,逐渐完善,说不定以后也可以有一个‘馆’。”

近年来,随着达川经济社会的发展,围绕全区建设“川东北经济强区”的定位,教育应该如何融入,应该如何培养人才?达川教育人回归初心,以工匠精神凝聚全区发展之力,砥砺前行。踏石留印、抓铁有痕。从校园文化打造,到特色学校创建,到省教育信息示范区建设,再到全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通过省政府督导评估验收,一系列成绩的获得背后,是达川教育“全面提高教育质量”的发展追求,更是达川教育人以未来为衡量尺度,推动学校管理转型的远见卓识和自发行动。

撰稿:(赵敏)